028-86261811

走进亚非
走进亚非

走进亚非

 

中国口腔医学发源地-成都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是我国口腔医学的发源地。1999年,在其新落成的口腔科教大楼前,人们特意为中国口腔医学的创始人林则博士(Dr.Ashley Woodward Lindesay)铸造了一尊铜像,以纪念他对中国现代口腔医学的创立与发展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中国口腔医学创始人-林则

林则(Ashely Woodward Lindsay,1884-1968),加拿大人,医学教育家、中国口腔医学创始人。多伦多大学牙医学博士、法学博士,1907年来华行医,在成都首创牙科诊所,1911年扩建为牙症医院。1917年创办华西协合大学牙医学科,后扩充为牙医学院,为中国现代口腔医学的发源地。1928年建立华西协合大学口腔医(病)院。历任华西协合大学校务长、牙医学院院长、教授。


1950年,已届60岁的林则告别华西,返回本国,在华服务时间长达40年,被誉为“中国现代牙医学之父”。林则当年创办华西协合大学牙学院即今日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华西口腔医院),集口腔医学院、口腔医院、口腔医学研究所三位一体,其规模、技术、师资、设备已是今非昔比,“他(林则)的名字作为科学的牙科学之父受到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民众们的尊敬”,著名国际友人文幼章(J. D. Endicott)就这样评价道。1999年在华西口腔科教大楼前,特别为林则铸造了一铜像,以纪念他对中国现代口腔医院的创立与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


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特里萨修女

“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特里萨修女“她尊重每一个个体,及其尊严和价值。流浪的、穷苦的、垂死的人们在她那里获得毫无勉强和犹豫的尊重。 特里莎修女,生命的基本哲学深深的扎根于她对基督的信仰”--诺贝尔奖委员会在给特里莎修女(MotherTheresa)的颁奖词中如是说。“知道是谁生了病,比知道他生了什么病更重要”--古希腊著名医生,欧洲医学奠基人,被西方尊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古代西方医生在开业时都要宣读一份有关医务道德的誓词:“我要遵守誓约,矢忠不渝。对传授我医术的老师,我要像父母一样敬重。对我的儿子、老师的儿子以及我的门徒,我要悉心传授医学知识。我要竭尽全力,采取我认为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能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我不把毒药给任何人,也决不授意别人使用它。我要清清白白地行医和生活。无论进入谁家,只是为了治病,不为所欲为,不接受贿赂,不勾引异性。对看到或听到不应外传的私生活,我决不泄露。”这个医道规范的制定者就是希波克拉底。20世纪中叶,世界医协大会又据此制定了国际医务人员道德规范。


林则故事

1)、蛇杖西来

1907年,加拿大魁北克东南部的Magog镇。一名年轻的医学传教士被教会指派从事牙医实践。他的一生,从此结缘中国西部,并垂名青史。他,就是被誉为“中国现代口腔学之父”的艾西里•渥华德•林则博士。

林则190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曾在斯坦斯底德学院就读,皇家牙外科学院博士,口腔外科教授。在大学期间,由于Mr.E.W.Wullace的引导,林则开始熟悉华西教会的工作并逐步对其产生兴趣,并于1906年秋天向传教团委员会提出到华西开展牙医事业的申请。1907年,林则终于得到批准,成为一名医学传教士,并被明确指派从事牙医实践。


2)、林则入川

......急湍的三峡江里,有一只老旧的木船。它以十分迂缓的速度,被拉着逆流前进。在这只平凡的木船里,坐着一位年轻的牙医生,林则博士,和他新婚的夫人林铁心(A. T. Lindsay)女士...... 他们面对险峻的岩壁,急湍的江水,陌生的人物,与无从捉摩的前途,不但毫无恐惧,而且怀着一颗勇敢而快活的心前进。他们经过一月的木船水程及半月的滑竿陆程,终于走完了“难于上青天”的蜀道,而到达了成都。------中国著名的整形外科专家宋儒耀教授,林则博士的得意门生,写于1942年。

1907年秋,林则借用成都四圣祠仁济医院的旧大楼里一个小房间设立了牙科诊所。条件非常简陋,医生仅林则一人,设备也只敷一人之用,破旧的老房既是诊所、实验室,同时也是他的住家......林则这样描绘他的诊所:“所谓的诊所没有天花板,地板是泥坯的,雨后简直就成了泥泞。房掾被火炉产生的油烟熏成了黑色。房顶杂乱地铺着烧制的陶瓷瓦片,已经破败不堪,站在屋内,可以见着当天的太阳。诊所前屋的窗子是带格子的中国古式的纸窗户,后屋是一堵潮湿破旧的泥土墙,用来将诊所和紧邻的出租屋分开。但这堵围墙挡不住出租屋成天吵闹的声音,租房的人象是一直在大声的家庭争吵中生活。小屋的一头堆放着家用的煤、木头和木屑,另一头堆放着已经损坏不能使用的中式家具。”正是这间破败诊所,揭开了中国牙医学史上新的一页。


3)、扎根成都

作为第一位到中国的牙医传教士,林则发现他的同事们对他的到来持怀疑甚至反对的态度。中国人能否接受他这个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牙学院的牙医学博士呢?正当林则本人也在内心惶惑之际,当时驻留在成都的大量传教士急需修理他们的胶托假牙,因此而让这位险遭“驱逐”的牙医生留了下来。

成都在20世纪初就已经是西部的一个大的都市,西方国家教会都将成都作为立足中国西部的首选,派遣了很多传教士来成都。当时,即便是在美国,最受欢迎的是被称为“万金油”的全科医生,而非林则这样的专科医生。当时在成都的西方人也认为,在中国,特别是四川,只需要普通医生而不是牙科医生,因此强迫林则回国。林则到成都后,经常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有的小孩捡起地上的石块向林则和他的自行车砸去,这曾经使林则很灰心,甚至怀疑自己选择到中国来行医是否有些轻率。然而,正是因为当时大量驻留成都的传教士,才将林则留了下来,因为他们的胶托假牙已经损坏,急需修理。


4)、仁者天助

清末民初的四川,一个经济及科技落后,没有牙医学的近代中国。在医学领域:一边,是“受蔑视的中医”;另一边,则是“被妖魔化的西医”---实质上是两种文化的对抗。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林则坚守着他在中国成都的牙医学事业。

亚非牙科奠基人

周秀坤教授(张亚菲的母亲)中国著名的正牙专家,华西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开业之初对亚非牙科在专业技术方面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和支持,没有她早期为亚非牙科的全身心的付出,就没有亚非牙科的今天。如今周秀坤教授已去逝,但亚非牙科会永远铭记她!她是亚非牙科的奠基人!


周秀坤教授1952年华西协会大学牙学院毕业,留校。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华西口腔医学杂志》、《临床口腔医生杂志》编委, 《中华口腔医生杂志》特约审稿员。曾参加审编1980年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第二版及1992年正在编写的第二版《口腔正畸学》(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 及《口腔医学丛书》、《口腔活动矫治器的应用》、《觉口腔疾病的防治》等。发表论文数十篇,其中乳牙颌期牙、牙弓、颌的形态结构及其发育的系列研究获四川省科技进步三等奖。


周秀坤教授一直从事口腔正畸学的教学、临床和科研工作。她参与建设我国较早建立的华西医科大学口腔正畸专业,从设置运用头测量X线片装置,计算机辅助测 量系统,到临床病历设计及教材教具的更新等方面都付出了辛勤劳动。在临床工作中,她致力于设计新的矫治器部件,努力扩大活动矫治器的应用范围,提高功效, 参与总结了用活动矫治器矫治各类牙拥挤的经验。70年代后期,积极应用和推广口外矫治力矫治器,介绍了早期矫治错颌畸形的矫治设计和矫治方法。80年代初 期推广应用功能颌矫形矫治器及时错颌畸形的两期治疗方法,并参与推广国产固定矫治器的应用。1978和1985年先后参加了硕士研究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的 培养工作。对研究课题的设计,她主张立足于当代水平,从国际上口腔学的前沿科研课题出发,紧密联系临床实际,选择了从口腔正畸生物力学、正畸力与组织的微 观反应和宏观反应等三方面,研究错颌和牙畸形的矫治及矫治机理。建立了新的实验手段和实验设施。组建了激光全息实验室,先后建成了测量物体微小三维位移的 激光全息干涉计算系统,激光散光散斑光杠杆技术系统,以及微型材料试验机等,并均已投入使用。由此为该项学科研的开展确定了方向,关奠定了一定的基础。目 前已完成大批有关课题。她是当今著名的私营亚非牙科的奠基人。

亚非牙科顾问

张举之教授(张亚菲的父亲)1953年华西大学牙学院毕业,毕业后留校从事口腔内科学教学、医疗、科研工作。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


1983处9月至1984年10月在美国哈佛大学牙学院、加州大学牙学院以访问学者身价从事牙周病研修工作。


1984年回国历任四川医学院口腔医学系系主任、口腔医院院长、口腔医院副院长、口腔内科学考研室主任、卫生部口腔生物医学工程重点实验室主任等行政职务,兼任中华口腔医学会成都分会主任委员、全国 牙周病学组组长、《中华口腔医学杂志》、《华西口腔医学杂志》、《口腔医学纵横》、《实用口腔医学杂志》、《上海口腔医学》、《中华口腔材料及器械》、 《中国口腔种植学杂志》等刊物的编委或特邀编委。亦曾担任成都民盟市委常委、华西医大支部主任委员等职。张举之教授是国际牙工程师学院会员(FICD)。


多次到日本、欧洲、美国等国家访问进行学术交流。张举之教授一直从事口腔内科学的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主编有全国高等院校教材《口腔内科学》和参加编写 《常见腔疾病的防治》等。擅长中西结合治疗牙周病和黏膜病,作了大量的临床应用和实验研究工作,发表论文20余篇,基研究成果中;固齿丸的研制和临床应用获四川省科技进步四等奖,现在该药命名为补肾固齿丸由成都中药厂生产,该药已收载于中国成药药典,并列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行销全国及港澳等地。 1992年获国家特殊贡献专家津贴。